您现在进入的是一所拥有近10年历史的专业男科医院,在线咨询医生将为您做详细的疾病专业解答。

网站首页
医院简介
成都男科
诊疗方法
专家团队
实时新闻

9.18勿忘国耻,强我中华!!!

成都男性专科医院排名那个好_找成都曙光医院 > 成都男科 > 实时热点 >

85年前,铁蹄踏进家门,那一夜,枪炮的火光照亮了北大营,震惊了整个中华。水深火热的中国,等谁来救拔;而今天,穿越时空的警报,时刻在耳畔响起,提醒我们要把记忆擦亮……

△ 资料图/视觉中国

1931年9月18日晚,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精心策划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进攻北大营。东北军“坚决”执行“不抵抗政策”, 6小时后,沈阳被占,4个多月后,东北128万平方公里全部沦陷,3000多万百姓成了亡国奴。如今,很多亲历抗战者业已辞世,但他们讲述的这些血与火的故事、他们经历的那段并不遥远的历史,不容我们遗忘……

△ 日军侵占东北三省要图

山峰奇:半夜里爆炸声惊醒了一家人

辽宁营口老人山峰奇,“九·一八”事变时年仅11岁,是事变的见证人之一。

1931年9月18日半夜,北大营方向的爆炸声和枪声把附近的百姓们从睡梦中惊醒。山峰奇回忆,当天夜里他的父亲和哥哥爬上屋顶向北边望,看见的是一片被火光和烟雾照亮的天空。

△ 资料图

“第二天中午,我扒着门缝向外张望,一队日军跟着装甲车在门前走过,柴油的臭气和扬起的尘土呛得我连打了两个大喷嚏,引得日本兵牵着的大狼狗一阵狂吠……刚11岁的我吓得浑身发抖,转身钻进了柴草堆中,死死地闭上眼睛,心想,完了完了,我才这么小就得死啦!”山峰奇回忆说。

不知过了多久街上安静了下来,躲过一劫的山峰奇在被母亲找到后才放下心来

陈广忠:我们的长官都不在北大营

黑龙江东宁县老人陈广忠,当时是东北军独立第七旅的一名士兵,亲身参与了事变当晚的战火交锋。

“我们都知道日本人早晚会动手,但没想到,事发时旅长和三个团长都不在北大营。”陈广忠回忆道。当天夜里,张学良在北京,东北边防军代理长官张作相在家给父亲办丧事,旅长王以哲去了沈阳,三个团长也都回家了。

△ 张学良

“我们连长当晚值班,日军进攻时,他下令进入战斗岗位。结果在我们准备战斗时又来了命令,叫我们撤回来。大家都不明白,有人当面质问‘日本人要我们的命,我们为什么不还击?!’”陈广忠如是说。

△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抗日义勇军作战照

隐蔽待命的陈广忠眼睁睁看着平日的兄弟们惨遭杀害,却无法还手。“现在想起来,我心里还难过呢。”陈广忠轻声道。直到后来连长下令反抗,他们才开始猛烈回击。而后在接到向东大营大操场转移的命令时,陈广忠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被打穿了,牙龈和牙也都打没了。

张瑞:火光映红了我的家

常州籍老人张瑞,“九·一八”事变时年仅12岁,是事变的见证人之一。

事发时张瑞才12岁,张老回忆当时他们住在离北大营不远的地方。1931年9月18日晚,张瑞在屋里听到炮弹发出唏唏的声音从屋顶飞过,然后就是枪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枪炮声突然小了许多,我的父亲和舅舅把门打开,到院子里去看情况。”张老说,家门打开后,他看到整个院子都被红光笼罩,整个北大营都烧起来了。

△ 日军装甲车入侵沈阳

天亮后,他出门一看,北大营方向已经冒起了黑烟,整条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当时整个东北军都已经撤退了,早上七点多钟,日本人的装甲车开始进城了。”张瑞当时在门缝里看到,日军的装甲车从他家门前经过,后面还跟着不少卡车,这些车直接开到了不远处的兵工厂里。“他们到了工厂以后,把厂里的机器洗劫一空,都运到大连去了。”张瑞后来听人说。

国破山河在

文/北京日报

△ 资料图/视觉中国

1931年9月18日,似乎和往常没有什么分别。

晚10点左右,奉天俱乐部里的舞会刚刚开始。主持人优雅地说:“起舞吧,亲爱的来宾!”话音未落,一声爆响使舞兴正酣的各国使节发出了惊叫,而没过多久,枪炮声接踵而至。

△ 被炸毁的铁路

两小时后,旅顺关东军本部才得知此消息,日军参谋们用最快的速度仓皇失措地到达司令部。由于大家都是匆忙而来,衣冠均有些不整,只有作战参谋石原莞尔一人穿戴整肃,“甚至连勋章都戴得整齐”,参谋长三宅回忆道,“当时,石原脸上带着一种相当高傲的神情。”

无论在士官学校,还是日本陆军大学,石原莞尔一直都是“不受欢迎的人物”。但这并非因为他能力不佳,而是性格实在太与众不同。

△ “九·一八”事变元凶板垣征四郎

陆大毕业后,因为性格原因,石原在训练总部干了不到一年就被派到武汉陆军中支派遣队司令部去了。在武汉,石原的顶头上司就是板垣征四郎。从那时起,一直受人排挤的石原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位“知己”。后来关东军内部,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石原的脑力,板垣的武力”,而他也成了“九·一八”事变的主谋之一。

当时,和东北军相比,无论在人数还是火力上关东军都处于绝对劣势,本不该武力袭击。而1931年春天,石原等人却找到了自认为合适的“机会”:日本参谋部军事课长到关东军视察时觉得军备太差,便从神户调来了两门重型榴弹炮。

△ 资料图

虽然两门大炮不能从根本上提升关东军的装备,但在狂热的好战分子看来,已经是强有力的支撑了。最终,密谋小组商定在9月28日晚行动,理由之一是“炮兵训练需要时间,9月28日预计能小有所成”。据花谷正回忆,知道这个计划的人不多,其中就不包括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等多位参谋幕僚。

就在一切安排妥当之际,他们的阴谋却有了搁浅的苗头。日本外相下令暂不使用武力,并派出本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前往东北阻止关东军的行动。然而没想到的是,建川一直都赞成武力侵占东北。

临行前,他想办法将该消息透露给了板垣,并督促其尽快行动。一路上,建川怎么慢怎么走,尽量拖延着时间。

△ 柳条湖事件爆破现场

9月17日上午,石原下令,趁建川刚到,火速发动事变。9月18日晚7时建川到达沈阳,只字不提自己此行的目的。宴席上,他借口喝醉,早早回了旅馆,助推了阴谋的实施。

△ 资料图

在此之前,密谋小组已经进行过多次演习。其中攻打沈阳城墙的演习,把具体的作战步骤都模拟了一遍,以至于事后,一个日军军官惊讶地说,“这不是把白天的检阅重做一遍吗?!”

关于“九·一八”当天晚上的情形,负责爆破的花谷正这样回忆:“河本以巡视铁路为名,率部下数名,向柳条湖方向走去。一边观察北大营,一边把小型炸药安置在铁轨上……”但爆炸声没有引发“出兵交战”,情急之下,河本将三具身穿东北军服装的中国人尸体摆在现场,作为被击毙的炸铁路的“凶犯”……

△ “柳条湖”事件

次日,美国记者乔·毕·巴鲁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十几年后,他在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时说:“同行的一个伙伴调查了一具尸体,是一个没有血迹,被放置了很久的尸体。”据说,当时奉天省日本邮政局长也认为:“关东军的做法太愚蠢了,人们一看就知道是伪造的。”

在听到柳条湖方向的爆炸声后,621团准备迎战,却突然有消息说,外面只是日军演习,让把枪交回库里,回去睡觉。因此,当日本兵很快冲进兵营内时,许多人被杀害。

△ 铁岭昌图红顶山兵营被袭

当时,参谋长荣臻在得知日军进攻后,火速打电话报告张学良,却被告知这是日军借演习挑衅,要避免冲突,不得开枪还击。然而身在北大营的军士,已经开始了抵抗。

△ 资料图

曾任东北军将领王铁汉贴身警卫的李明德回忆,王铁汉曾说,东北军并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北大营的树都是呈现三角形布局种下的,为的就是抵挡来自不同方向的子弹。日军打进来时,不少士兵都爬到了树上躲避。后来,树上的战士暴露,王铁汉下令开枪,与敌人展开了搏斗……

9月19日凌晨3点,驻长春日军开始对长春守军发起攻击。长春守军当时毫无准备,有些枪械弹药还锁在库里。在日军进攻南岭大营时,驻守官兵砸开军械库,取出弹药,奋起反抗,迫使关东军暂时停攻,等待增援。

△ 日军居高临下控制沈阳城

上午10时,日军在炮兵掩护下再次进攻。长春守军利用窗户、通气孔等枪眼猛烈还击。交火七小时后,日军才占领了南岭大营。这是“九·一八”事变中,日军伤亡最重的一场战斗。

△ 日军占领东北三省官银总号金库

战至次日,长春陷落;9月21日,吉林失守;11月19日,黑龙江主要城镇全部沦陷;4个月后,东北128万平方公里沦为敌手。至此,长达14年的抗战号角,吹响了。

“报国行赴难,古来皆共然”,中华儿女血染疆场,用生命换来的沉痛教训,不容忘记。我们纪念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从苦难中奋起,汲取一个大国“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乱”的品格力量。

本文地址:http://vip.cdsgnk.com/shishiredian/2017-09-18-855.html

文章内容仅作为参考资料,不能为您正确诊断疾病,也不做医学诊疗参考依据,如您需要正确诊断自己的病情,可通过以下方式,曙光医院将由专业医护人员为您解答:

网友评价